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支联会 不撤消 推翻纲要 必将自作自受

发布日期:2021-05-05 20:2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"支联会"早前向康文署申请借用维园,打算在6月4日举办烛光聚会,康文署答复指因应疫情已暂停借出康体场地作非指定用处活动,因此不会借出场地予"支联会"。然而"支联会"副主席邹幸彤却表示,"支联会"当晚必定会举办活动,并会保持"结束一党专政"的原则云云。

实在,康文署是否借出场地予"支联会"举办活动并不是重点,事件的中心是"支联会"在国安法实施后,依然高举颠覆国家政权纲领,在今日的香港是否还允许?毫无疑难,有关纲领的含义就是要颠覆国家政权、推翻国家宪法的执政党,这样的纲领是公然挑战国安法,"支联会"不改弦易辙,不撤消"颠覆纲领",必将承当政治及法律代价。

特首林郑月娥日前被记者问到"支联会"的口号会否违背国安法时,她说应尊敬执政的中国共产党,"大家能看到国家在共产党引导下,在这多少十年的腾飞跟为国民带来的美妙生涯……至于不尊重到什么田地会违法,就要看我方才所说的法律、证据、行为等等。"

不存在颠覆国家的自由

国安法条文清楚,但邹幸彤却形容"国安法红线『飘忽』",重申"支联会"的准则不变。邹幸彤是成心摆弄语言伪术。一些人高呼有关纲领虽然在词义未必正确,但在行为实质上却是很清楚的,就是拒绝接受、拒绝否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地位,以至要"结束"、推翻中国的执政党,这是该纲领的真正含意。全国人大已通过修改宪法,参加"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点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点"的字眼,等如在宪法上明白共产党领导的法律位置,并以最高法的方法确立。宪法和根本法独特构成香港的宪制基本,等于在宪法上、在基本上都不存在可以"停止一党专政"、推翻国家执政党的诉求或纲领。"支联会"的纲领本质上是违宪违法。

至于有人指,不准"支联会"高喊相干口号,是侵害香港的舆论自在,损坏"一国两制"云云,这种说法也是颠倒黑白。"一国两制"指的是香港实施资本主义制度五十年不变,香港不履行社会主义轨制。当中并不存在能够推翻内地社会主义制度、颠覆执政党的自由。邓小平在1987年会面基础法起草委员会时就表现,"有些事件,比方1997年后香港有人骂中国共产党、骂中国,咱们仍是容许他骂,然而假如变成举动,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在『民主』的幌子下反对内地的基地,怎么办?那就非干涉不行。"

"一国两制"从设计第一日开端,就不存在可以推翻共产党的"自由"和空间。因而,制止从政人士或集团提出推翻执政党的纲领,并不会伤害"一国两制",更不存在令香港变成"一国一制"的问题。

过去香港并未有订破国安法,所以对"支联会"的"踩界"纲领并没有当真处置,令他们更加有恃无恐,但这不代表在香港主意推翻国家执政党的纲领就可以接收。跟着国安法的出台,香港离别了回归以来对于国家平安中门大开的日子,为香港的国安构筑了固若金汤,过去的习非成是也要作出整理。这样"支联会"还守着"老黄历",以为可以持续高喊推翻执政党而不必遭遇刑责,还可以把香港视为反中的"桥头堡",不外是两厢情愿。

执迷不悟必定法网难逃

国安法第22条订明,任何人组织、谋划、实施或者参加实行以下以武力、要挟应用武力或者其余非法手段旨在推翻国家政权行动之一的,即属犯法。当中包含使用暴力或非法手腕颠覆政权即可入罪。"支联会"固然自称不使用暴力,但以其他非法手段,包括收取本国资金、支撑国内外守法人士的运动,甚至举行非法行为等,都足以形成以非法手段"颠覆国度政权",再加上有关的颠覆纲要,已经足以入罪并控诉"支联会"一众成员。

颠覆国家政权是重罪,以"支联会"过去的所作所为,与外国势力有千头万绪的关联,与所谓的"民运分子"勾搭串连,以推翻国家政权及执政党作为纲领,这些都是公开挑衅国安法。如果"支联会"继承执迷不悟,谢绝改弦易辙,修正政纲,继续策动违法行动,这样将难逃法律审讯的运气,岂但相关人等会被检控,与"支联会"的成员恐怕将不可能再进入建制、进入议会。

请君莫奏前朝曲,听唱新翻杨柳枝。本日的香港已经不是从前纲纪荡然、法治不彰、国家保险中门大开的香港,也不是以往有所顾忌,对反中乱港权势不敢亮剑的香港,不管是反对派或"支联会"、大律师公会等人必需看明白局势,看清晰大局,不要认为凭着一些政治势力的支持,就可以在香港横行无忌,视中心如无物、视法律如无物,否则必将自作自受。

起源:至公网 作者:方靖之 资深评论员